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余秀华:成名后对生活有些玩世不恭,诗歌也略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17 13:24

2014年,因为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余秀华经历了天上地下两个极端的评价,但她无可置疑地红了,红到了现在。

“经历人们的评价太多了以后,我发现不管怎么做,都不会满足所有人的看法。我是脑瘫,事情一复杂,我就做不好。”在网络舆论中红起来的余秀华如今试着尽可能不去在意别人对自己诗歌的评价。

近日,讲述余秀华真实经历的纪实电影《摇摇晃晃的人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映,跟着电影片方,余秀华来到了上海。

6月28日,余秀华在上海大隐精舍参加了上海市民诗歌节活动:和余秀华谈诗。

两年多来,她出了三本书,参加了不少活动和对谈,离了婚,却从未从大众视野中消失。

活动当天她穿一件旗袍裙,高兴而娴熟地和现场读者招手。虽然仍是身有残疾、经历伤痛的女诗人,但和写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那时候的她相比,大部分事情都不一样了。

“是人来养活诗歌,不是诗歌养活人”

在余秀华的诗歌之后,第二件被关注的事情,是她的离婚。丈夫是普通的农村中年男人,丝毫不懂文学,和她无法交流。

在余秀华成名前,她说起离婚,旁人都觉得是笑话。等她有了版税收入,立刻用20万元的代价结束了这段婚姻。

这几乎是一个女诗人的励志故事,诗歌给了她名气,给了她自立的资本,给了她生活下去的能力。

这也成了一些“草根”诗人奉余秀华为圭臬的原因。现场有个小伙子问她,“我也是来自农村,写诗不被家人理解,如果不是来到大城市打工、生活,根本不可能坚持写下去。你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她毫不留情地顶了回去,“所有写诗的人都没想过诗能改变自己的生活,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对她来说,最初选择写诗是为了化解身体上的痛苦。余秀华从小就喜欢文字,没人陪她玩,她就看书、写诗。村干部看到了鼓励她投稿,第一次就发表了,她就义无反顾地写了下去,“无论干什么,对一件事特别钟爱、专注地做一件事就会化解你的痛苦,哪怕你专注的事情是打麻将、下象棋。对我来说,写诗是唯一化解之道。”

余秀华对诗的认识难得地清醒,即使现在诗歌带给了她很多,她仍然坚定地认为,想要靠诗成功成名,动机一开始就错了。

《摇摇晃晃的人间》剧照

“是人来养活诗歌,不是诗歌养活人。”她好像是对自己说,也好像是对借她的成功坚定了自己诗歌信念的一些“诗人”说,“我在农村写诗,也是做完饭、做好活儿,在活计剩余,有时间的时候写诗。一个人要在衣食住行都有保障的情况下才能写诗,否则没有可能。”

如今功成名就,最初写诗的动机荡然无存。余秀华觉得“这两年写的诗歌水平有所后退”,“也不是完全后退,就是略微后退。”

她说自己这两年“玩世不恭的心理更多一些”,原来对待生活是十分认真的,但现在,生活和情感都变了,个人也很难维持在最初的状态。

女性的创作很多时候是发乎情感

“我现在住在新房子里难道不能写诗,难道要去找个破房子住?”

在现场,有读者问余秀华,成名之后生活改善了,之前的创作灵感是否也很难保持,她直接“怼”了回去。

“文学的才华是天生的,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会产生写作的冲动,只是写作的角度会不一样。随着生活改变,我可能再也写不出以前那些诗歌,但如果为了写诗歌让自己生活环境不变,这是本末倒置的事情。”

谈起如今的写作动机,余秀华顺手拿坐在台下的《收获》杂志编辑部主任叶开开起了玩笑,“我现在写诗是今天看到叶开很帅,有一点想他,所以写诗。”

这的确是余秀华对诗歌创作的态度,“女性的创作很多时候是发乎情感。”

《摇摇晃晃的人间》剧照

她的诗歌里总写到爱情,她在物质条件极为恶劣的生活中,最在乎的是丈夫不能给她心灵上的理解,有人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她说“长得好看的都喜欢”。

有人质疑她写的诗大部分都是情诗、艳诗,甚至是“荡妇体”。余秀华不在乎,“荡妇就荡妇。”

诗人周熙在对谈现场夸《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写得好:“大众可能没读懂她,很多人都只读到了‘睡’,其实那并不是重点,后面才是精华‘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余秀华打断了他,“重点就是睡”。

她好像更会应对媒体和公众了,但又恰到好处地保持着自己那份率直。

“我是脑瘫,事情一复杂,我就做不好。”她坦荡地解释。

余秀华在活动现场给读者签名。

成名两年多,余秀华出了3本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和《我们爱过又忘记》。每本诗集中不乏重复,但也有不少新作。

“我是有底线的,如果是出版社要出书我就签约,那我不知道出了多少书了,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怕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在网上疯传的时候,涌向余秀华家的出版社编辑一天就有好几位,她选了又选,挑了两家同意出书,后来又出了一本情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

“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节制。”她解释自己谨慎出书的原因,“那些著作等身的人,我真是非常怀疑他们的人品。”

如今余秀华似乎拥有了很多东西,但谈起未来,41岁的她难得地有些迷茫,“当我到了35岁时候,是个清晰的分水岭,我觉得自己已经站在未来的分水岭上,现在就是未来,没有什么未来,没有什么期待。”

“诗歌本身是人的生活状态,有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才会有什么样的诗歌,所以我觉得我也是不容易的。” 余秀华说。 上一篇:《摇摇晃晃的人间》讲述余秀华摇晃人生   下一篇:这部纪录片还原一个真实的余秀华

最新推荐
  • 中央党校举行2017年春季学期毕业典礼
  • 龙珠布尔玛声优鹤弘美猝逝真相曝光 忍痛
  • 哈尔滨中考14日开始报志愿 12日公布总成
  • 高校智库中的“85后”头脑
  • 国产航母工期缩短将“带病服役”?国防
  • 【专家谈】筑牢合作基石 深化友好交往
  • 热点推荐
  • 《金刚:骷髅岛》日版海报公布 金刚满嘴
  • 《金刚:骷髅岛》比想象中精彩百倍
  • 除了金刚,《金刚:骷髅岛》中人类明星
  • 金刚骷髅岛热映 揭其和金刚有什么联系
  • 不摇晃的口碑之作:小众纪实电影如何开
  • 梅婷助力余秀华纪录片 畅谈诗意的“摇晃
  • 视觉焦点
    不摇晃的口碑之作:小众纪实电影 不摇晃的口碑之作:小众纪实电影
    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郑州上 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郑州上
    《摇摇晃晃的人间》众筹点映 让 《摇摇晃晃的人间》众筹点映 让
    摇摇晃晃的人间 真真实实的余秀 摇摇晃晃的人间 真真实实的余秀

    国际 | 国内 | 军事 | 娱乐 | 社会 | 时政 | 教育 | 新闻 |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